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游记 > 正文

#我的2018#圣斗士铁裆侠:我的黄金十二宫篇

时间:2019-01-04 16:57 来源:未知 作者:http://www.haomaida.com 阅读:

  一句话把我拉回12年前,一个精壮小伙抱着对大学的憧憬参加完成人礼最艰难的考试,296分的成绩把我拉回了现实(如果语文136,那岂不是其他几科加起来才160?),伤人心。言归正传,我觉得我的人生都已经坍塌,就是只蚂蚁也能把我一脚踩死。就像《毒液》里那句台词:“我觉得我们很像,在我那个星球,人们也叫我loser。”可惜我没那么好运被毒液附体。在家丑外扬之前,我一直不敢正视这人生中的低潮,我希望未来无数的高潮会将他盖去,我会一直保守这个秘密,并且告诉儿子泰山,你爸曾经成绩优异,上的大学极其NB,我就是你的楷模。也许现在我会告诉你,做任何事,都是自己的选择,我选择了别人读书的时候打游戏,结果便是,大学也选择为我关上大门。我也曾经彷徨后悔,但现在看来,都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当下的选择,就像2018年,儿子3岁了,虽然不能选择上不上幼儿园,他却可以选择自己的朋友,喜欢的舞蹈,想画的画......2018年,我也做了很多选择,比如跳到圈外去看看,认识更多的朋友,收获满满。30真的是会给自己立一个flag的年龄,不过我比较喜欢躺在床上立。

  曾几何时,羡慕那种一直在外飘荡,周游世界的人。2018,没想到这种“姨妈式”频繁的旅行降临到自己的身上,一切都源于2月上的一次蜂首,我好像变得连我妈都不认识了,不,仅仅只是把压抑太久的真我拉扯了出来,如洪水猛兽,一发就蔫了,这一年我像圣斗士星矢背着相机包,闯了一盘黄道十二宫。这一年,认识了一群逗比的人,霸占了我十二宫中的三座;儿子泰山从咿呀学语,变成了不折不扣的话痨;不变的是依然被媳妇嫌弃。磕磕碰碰,跌跌撞撞,风风火火,马不停蹄的过完2018,今年的最后一天,我问媳妇:“你喜欢旅行吗?”她沉思了一会:“我想上班!”

  穆拥有嘉米尔一族特有的超绝念动力,是史昂死后世上唯一能够修补圣衣之人。在十二宫之战中,穆言传身教,为闯宫的青铜圣斗士指点迷津,不仅替他们修补了圣衣,还告诉了他们如何领悟到第七感这一重要信息。穆的个性虽然宁静淡泊,心胸却十分宽广。

  就像禾木的冬天,是与世隔绝的,只有鸟儿才可以飞过山川,只有马儿才可以淌过激流。图瓦人的信仰,它柔软而温情的支配着这里的一切,生命,生活,感情,敬仰,信心,甚至是死亡,正是信仰的魅力,让禾木的花朵原始而又芬芳美丽。

  ▼历经万难,终于到了禾木村,那一刻我被眼前的美景美哭了,因为零下30度,我眼泪冻成冰晶挂在眼帘。这里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纯净的地方,也是在这里遇上了把我多次从雪地里拽出来的好心人。

  回来后,我把一路的感悟认真记录成了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游记,我们着眼于眼前的风光,味蕾感受着异域美食,心里还惦记着那份风土人情。我们没法做到不问归期的旅行,却可以坚守不忘初心的开始。旅行中的每一次历练与感动都滋养着我们成长。凡是到达了的地方,都属于昨天,太深的流连便是一种羁绊,是的,这成了我爱上旅行的初始。

  十二宫一战,面对星矢的天马流星拳,他爽快地提出“如果星矢能够砍下自己头盔上的牛角,就放他过关”的条件。亚鲁迪巴不是迪丽热巴,但他们同样都有让男人充满热血的气质。既然都是热,那二月的暹粒,也同样是个让血液躁动不安的季节。 30度往上和新疆一比,那就是冰火两重天,这一次,我们时隔一月,又带着孩子出发了,卸掉了笨重的羽绒服,换上了清爽的短袖,我才发现,儿子原来已经可以跑得这么快。

  ▼吴哥窟的残垣断壁的宁静与沧桑,隐喻着“不能说的秘密”;洞里萨湖的人生百态,夜市街热情洋溢,让这座被历史遗弃过,又重生的文化古城散发着勃勃生机。

  最后只想告诉亲爱的泰山,世界上没有标准答案这种事,所以无论你今后从事什么职业,希望你努力去呵护那颗赤子之心,好奇心会带你到很远的地方,赋予你勇气,头顶的星星也将指引你去体会那些我与你妈妈还没有机会去拜访的场景。

  撒加在《圣斗士星矢》中被誉为“神的化身”,是侍奉雅典娜的最强黄金圣斗士,亦是当时众望所归的“教皇候选人”之一。由于兼有善与恶双重人格,一度因内心的邪恶占据上风而黑化并谋害了前教皇史昂,从此取而代之以教皇的身份统治圣域长达十三年之久。你可能还不知道,其实每个人都具有第二人格,一个原本不爱说话的人,能在台上妙语如珠、雄辩滔滔;一个生活中不苟言笑且略带悲观情绪的人,也可以表现得幽默感惊人。我觉得我也有两重人格,正经和骚浪。

  刚上了蜂首,就被pick参加了蜂首俱乐部,这种感觉就像,马蜂窝不小心扔了一坨狗屎,我又一不小心就踩上去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极简旅行。去哪儿,不知道,和谁,不了解。正是因为这次旅行,打开了我的第二重人格,奶爸变成了骚爸。

  ▼去尼泊尔之前,大家都在认真的准备着面基大会的小礼物。我也很用心,买了一堆肚兜。极简旅行的要求只能背一个小包,这些肚兜占据了我一半的空间。而我也压到最后一天,大家有了“肌肤之亲”,我勇敢的拿了出来。得到众人惊人的回答:“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不然我们可以穿着在路上招摇好几天。”尼玛,这就是蜂首俱乐部,一群没有下限的“”组织。

  ▼有疯子,当然也有正常人,比如一起拍个小电影啥的。《尼泊尔爱情故事》原本根本不在我们的拍摄list里,我心里一直惦记如何3天拍完1000个尼泊尔美女计划,最后失败了,其中重要的因素就是《尼泊尔爱情故事》严重打乱了我的拍摄思路。最后小美告诉我,“导演,你不要伤心,如果你只拍到1个美女,那剩下的999个,你拍我就好了呀。”我竟然无言以对。这部电影,我看到了世间百态,娱乐圈有多美好,你们知道吗?yolo,岛主为了有吻戏,床戏,不断贿赂我。哼,看来你们不了解这个圈子,要有这些戏,导演早就自己上了。

  ▼就是这群人,我不想点名,从左边开始:NotKev,小美,岛主,小葱,何老师,小布,宇宙最骚,大民。这是一群会改变你想法的人,会打破你朝九晚五的一沉不变的生活,会把另一个你拉出来,会让你不想上班......简直罪大恶极。但是我还是要说:欢迎加入蜂首俱乐部,找到你双子的弟弟,那边那个大头同学,不要往下看。

  迪斯马斯克,巨蟹座黄金圣斗士英文death mask的谐音,意为死亡面具。持有庞大而邪气的小宇宙和强力的精神攻击,唯一拥有自在往返于现世与黄泉比良坂能力的圣斗士。在迪斯马斯克守护的巨蟹宫中布满了无数人的脸孔,死不瞑目,面目狰狞,昼夜哀鸣。

  历史上就存在着一种神奇的“死亡面具”,能帮助我们进行虚实对比,记录死者最后容貌的一种技术。实际上,无论活人面具还是死亡面具,它的第一目的都是为了记录人的真实。

  这个月份,8头九州“奇珍异兽” 带着各自的面具,身披五彩圣衣,踏上了扶摇之旅。从陌生到熟悉再到陌生;人真是很神秘的动物,越是想了解对方,就越是不了解对方。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