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界“网红”游埠豆浆迟迟不开门!店老板这样说……

欧洲游记 2019-09-11162未知admin

  马上3月份了,杭城早餐界的网红游埠豆浆,却迟迟未见营业。吃货小艾忍不住吐槽,“春节还没过完吗?”

  家住青年路的张大伯,已经惦念起烧饼油条、一碗咸豆浆的滋味了。“第一次说2月20日营业,第二次店门口张贴了告示,说是改期到2月23日开门,昨天,我又去了一趟,还是没动静。”

  吴山脚下的城隍牌楼,游埠豆浆店开了27年。27年间,这家不知名的豆浆油条店,成了杭州早餐界的“网红”。

  昨天早上9点半,我走在城南的小巷子里,来往的尽是市井气息。名声在外的游埠豆浆,藏身在纵横交错的老街窄巷里,一层楼高的小店,外墙也早已被风雨所催老,露出古朴怀旧的质感。游埠豆浆门头紧锁,熙攘不再,那张开店的时间告示也被揭下了。

  我从老街坊口中得知,老板叶军是兰溪市游埠镇人,20多年前来杭州摆烧饼油条摊,今年40多岁,是街坊们口中的“小烧饼”。老板娘江文仙也是游埠人,磨豆浆冲豆浆的手艺一绝。

  隔壁的杨记烧麦的老板娘,一边熟练地擀着烧麦皮,一边认真地回答我,“最近好像也没见着老板。”

  广东游客小许,跟着导航兜兜转转才找到游埠豆浆。看到大门紧闭,小许眼中的欣喜转瞬即逝,“白跑了一趟,好可惜。”

  见我还杵在店门口,提着水灵蔬菜路过的老人家,热情地指着不远处一排早点店,“他们家今天不开门,前面也有煎包馄饨吃。”

  在美食社交网站上,游埠豆浆的“家常味”“人情味”“好口味”,是吃货评价最多的关键词。

  家住城隍牌楼巷的网友“Lsweet”说,3元一碗的咸豆浆、2元一副的葱油烧饼,自己也跟着家里人吃了好多年。家里老人早锻炼爬完城隍山,都习惯去买副烧饼油条,再弄碗豆浆当早饭。“难得有次早起,7点不到,店里根本没有空。”“Lsweet”说。

  还有吃货怀念这样的日子,大家一手捏着烧饼油条,一手端着豆浆碗,蹲在马路牙子上,气定神闲地享受这杭州清晨的味道。

  2017年6月,店老板叶军身体不适手术住院大半个月,店里也没敢放假,全靠老婆和亲戚撑着。直到去年夏天,叶军为孩子们正式放过一次暑假,一家人去云南玩了一趟。赶在8月底恢复营业的第一天,杭州吃货也冒着酷暑,一边飙汗一边喝了一碗豆浆儿。

  一直无人应答,直到昨天中午,我终于拨通了叶军的电话。电话里,叶军的声音听上去略显疲惫。他有些黯淡地说,“这是27年来,第一次放这么长的假。”

  豆浆油条店虽然暂停营业,但叶军也没歇着。他告诉我,一上午,自己都在滨江忙着找铺子。“听说有合适的铺子,就过去看看。”叶军说。

  小店因为面积小,遇上用餐高峰期,人一多就够呛。再加上炸油条少不了油烟味,店里也安装过油烟净化器,但有时还是不够给力。之前也有客人吐槽环境不咋地,叶军也默默记在了心上,去年还特意重新小装修了。

  “一边开店一边找新店铺忙不过来,(老店)只能先关着,趁有时间找新店铺。”叶军说,“真能找得好(店铺),就考虑换个地方。”

  二十多年前,叶军从老家兰溪游埠镇来到杭州,跟着一个老乡学做早点,学了大半年,才得到了师傅的肯定,可以出山了。

  1992年,叶军借了一千多块钱,在城隍牌楼租下这家店,一直开到今天。每天凌晨2点半起来,一直忙到下午才能眯一会儿。

  若是真要搬走了,叶军低声说了句“舍不得”,这么多年,游埠豆浆的名声全靠口口相传,也多靠邻里帮忙。“20多年坚持下来,非常不容易。”

  我问了吃货们最关心的问题,“游埠豆浆什么时候会再开门?”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叶军和我说,“真的没想好。”

  在这二十多年间,叶军把简单的豆浆油条做得风生水起。有人花几个小时、跨越大半个杭城来吃早饭,也有不少国内美食博主不请自来,排队更是常态。

  一年要卖出多少豆浆油条?叶军说自己已经记不清了。曾经有媒体帮叶军算过,游埠豆浆每天磨6大缸豆浆,做4缸豆腐脑,包800多个粽子,一天卖出的甜咸豆浆加起来有1500碗……小生意人的艰辛与不舍,温暖与落寞,或许,都留在城隍牌楼巷的这间小铺子了。

  电话里,叶军也在宽慰自己,“换个地方可能也不算坏事,店里的环境好一点,对客人也好一点。”叶军坦言,目前自己还没有头绪。

  眼下,对叶军来说,在杭城找一间面积七八十方、地段合适,能做餐饮业态的店铺,比想象中难许多。

  如果你有合适的店铺,或是想给叶军一些好建议,可以拨打钱江晚报热线,告诉杭州吃货噢。

Copyright © 2002-2013 豪迈达旅游攻略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