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外楼的N种味道—我与楼外楼的故事

欧洲游记 2019-05-15172未知admin

  第一次走进楼外楼,是在11岁那年。那年春天,我随外公外婆从上海来到杭州看望在杭州工作的妈妈。妈妈带我们游玩了西湖后请我们在楼外楼答案用中餐,我第一次吃到了油炸响铃,我把它一小口一小口地含在嘴里,享受着那入口即化的滋味在味蕾荡漾开来,处于爱幻想年龄的我,觉得那就是西湖边软软春风掠过的感觉,美丽极了。餐后,我对妈妈说我要留在杭州。此前我总是听上海邻居说杭州是乡下,任凭妈妈怎样劝说都不肯回来。我想,楼外楼的这盘油炸响铃于我,就是香香酥酥的妈妈的味道,召唤着年幼的我回到妈妈身边。

  儿子高考的那年,我们在楼外楼设了谢师宴,答谢的是儿子小学时的校长。由于工作性质,儿子小时候基本是放养的,恰巧校长室又在教学楼的第一层每天上学放学都要经过,于是他每天早晚2次风雨无阻地要去找校长唠嗑,校长总是不厌其烦地回答小小少年的各种奇葩问题。儿子成人了,我们首先要答谢的就是给了他正正三观的人生之初的校长,而答师宴自然首选楼外楼。选什么菜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只有楼外楼这满楼厚重的文化底蕴才配得上我们终生敬仰的老师。

  远嫁美国的妹妹第一次携夫婿回家我们也选在楼外楼设宴款待。妹妹赴美留学并在大学任教算起来已经10多年了,妹夫是美国人,担心他们吃不惯杭州特色菜,我们还特意点了几道牛排等偏西式的菜肴,却不曾想妹夫用刀叉把个叫化童鸡吃个精光,还连连竖起大拇指。我想,美味是没有地域的,于妹妹妹夫而言,楼外楼是山高水长的亲人的味道。

  无数次,我陪去灵隐寺上香的妈妈去楼外楼尝荷塘小炒,结伴去九里松捡松果的姐妹好友去楼外楼吃松子桂鱼,与先生去楼外楼喝杨梅酒。有时在国内国外遇到同行,聊着聊着就会聊到在楼外楼的商务洽谈。楼外楼,既是G20峰会上的中国味道杭州味道,又是亲朋好友的团聚味道,还是商务合作的友情味道,与西湖的山山水水一起,带给我们源源不断美丽富饶的生活好滋味。

Copyright © 2002-2013 豪迈达旅游攻略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