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琴伊察与库库尔坎金字塔 全球GO

南美洲游记 2019-08-13175未知admin

  汤因比在阐释人类“逆境的美德”理论时不禁对玛雅文明的诞生地感慨万千“它们耸立在热带森林深处,远离今天任何人类居住地。森林像一条巨蟒似得把它吞噬佝偻的树根和长长的须藤,一点点拆散它雕刻得很细的和砌得很严密的石块。”古老的玛雅人就在既没有可供驯化的大型动物,又没有金属可资利用的情况下,仅凭着新石器时代的生产工具,就在热带丛林中创造出了让世界惊叹的奇迹。

  玛雅从未像中国、罗马及埃及等文明那样拥有一个统一的强大帝国,而是建立起了一系列彼此独立的城邦。城邦中有复杂的社会、政治、经济制度,这其中最繁盛、最强大的玛雅城邦的代表,就是位于墨西哥尤卡坦州中东部的奇琴伊察。 本期凤凰网旅游全球GO,让我们一起前往墨西哥,一窥神秘的玛雅文明。

  想了解更多攻略,关注凤凰网旅游微信(travel_ifeng),回复“坎昆”即可收取。

  站在库库尔坎金字塔前,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无数的文献和纪录片为玛雅文明贴上未知、神秘、浪漫和残酷的标签,如今我亲眼目睹千年前辉煌灿烂的文明遗址,大脑里塞满了疑问,这些独一无二的宏伟建筑如何被创造出来?精巧绝伦的设计背后是怎样的文明?数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它无声消亡?烈日烤得我有点恍惚,四周静下来,只见一只蜥蜴爬过断壁残垣,我来问问它吧。

  奇琴伊察坐落于墨西哥尤卡坦州中东部,北距墨西哥湾约七十公里。我们从墨西哥东北部的海滩城市坎昆出发,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这里。刚下空调大巴,滚烫的热浪就扑面袭来,即使躲在树荫下,我依然感觉热得仿佛整个人要汽化。

  当地的向导告诉我们,奇琴是“水井”的意思,整个城邦名字意为“在伊察的水井口”,可见玛雅人对水的渴求和迷恋。尤卡坦半岛没有多少地面河流,因此奇琴伊察当地三个终年提供充足水源的溶井便使之成为了天然的人口中心。

  在从公元前6世纪到玛雅古典时期(公元2世纪到10世纪早期)的时间里,奇琴伊察是玛雅的主要城市,而在中部低地及南方的城市衰败后,奇琴伊察更到达了其发展和影响力的顶峰。整个古城南北长3公里,东西宽2公里,以天象确立方位,布局严密、结构合理。遗址中有建筑上百座,主要的建筑物有金字塔、厅殿、球场、石柱、圣井和尼庵,1988年作为文化遗产列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

  走在奇琴伊察的砂石路面,周围建筑雄伟壮观,驻足凝视,墙壁和柱子上还有精美的雕刻画引人注目。可以想象当年的场景:繁华闹市,人来人往,喜欢艺术和音乐的玛雅人载歌载舞,先进的农耕民族享受玉米的芳香和辣椒的辛辣。他们使用复杂的语言歌颂神灵,建造宏伟的建筑向天祈福。众多建筑中,最吸引我们的,当然非库库尔坎金字塔莫属。

  实话说,与墨西哥城附近恢宏雄伟的太阳和月亮金字塔相比,库库尔坎金字塔并没有那么气宇轩昂,然而它结构精巧,整体和细节都非常值得推敲。库库尔坎在玛雅语中意为“羽蛇神”,是天神和雨神的化身,玛雅人认为他可以带来风调雨顺。这座神奇的金字塔在空旷的草地上巍然挺立,雄居正中,总高30米,9层渐次减小的四方塔身共高24米,顶部为高6米的方形神庙,塔身四面各有91级石质的台阶通往塔顶,加上进入神庙的那一级,共有365级台阶,与一年的天数正好吻合。石阶两边,配有雕刻成巨蛇形的石砌栏杆。走近塔身,可以发现塔的表面布满了非常精致的雕刻装饰。

  全年来奇琴伊察的游客都络绎不绝,若要数最高峰的时期,便是每年春分和秋分这两天。彼时太阳从正东升起、正西落下,直射赤道,全球日夜均分,阳光照在9层神殿上形成的阴影会投射在雕刻有蛇头的中央台阶侧面,形成羽翼的样子,并随着太阳的位置在北面滑行下降,仿佛一条巨大的“羽蛇”向下蜿蜒爬行。春分过后,雨水渐丰,羽蛇神每年到来的时间正与降水相符合,对于玛雅人来说,这就是播种玉米的时节!每当这个时候,世界各地的游客趋之若鹜,欣赏这独一无二的奇观。这个精妙绝伦的设计显示了玛雅人掌握的丰富天文知识和农业应用,令人赞叹!

  雅人的天文历法知识很发达,他们通过对太阳运行的观察,确定一年为365.242天,与现代天文学计算的结果只差万分之三天;通过对月亮运行的观察,确定每月为29.53020天,与现代天文学计算的结果只差万分之四天。他们还能准确预测日食,计算金星和其他行星的运行周期。

  金字塔身边出现的几只蜥蜴引起了大家一阵不小的骚动,他们游走在残破的台阶之间,对游客置若罔闻,作为这片热带丛林的原始居民,不知他们的血液里是否有千年的记忆?我问向导为什么金字塔四周被围栏围住,他告诉我,曾经金字塔是可以攀登的,但由于太过陡峭,出现过致命的坠落事故,此后金字塔的顶端如今已不再对外开放。这令我更羡慕可以从容上下的蜥蜴了。

Copyright © 2002-2013 豪迈达旅游攻略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