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库尔坎金字塔

南美洲游记 2019-08-1379未知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库库尔坎金字塔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北部,是曾经古玛雅人留下的文明遗址。库库尔坎玛雅文化中是带羽蛇神的意思,被誉为是太阳的化身,即太阳神。

  位于墨西哥大学城以南的库库尔坎(Kukulcan),是玛雅文化前古典期晚期(公元前800年——公元前200年)中部高原文化的重要文化遗址之一,“库库尔坎”的原意是“舞蹈唱歌的地方”,或表示“带有羽毛的蛇神”。

  考古学家在玛雅神庙下方发现神秘的坑洞,进一步的考察发现,坑洞是自然形成的,延伸大约34米,深度为20米左右。最新的消息指出,神秘下方的洞穴可连接到其他洞穴或者地下湖泊,同时具有深层次的宗教意义,在玛雅文化中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这座寺庙名称为Kukulkan,即库库尔坎金字塔,这是中美洲最著名的古文明遗址之一,是玛雅文明的巅峰之作。那么金字塔下方的洞穴为何会存在呢,具有何种宗教意义?

  考古学家发现玛雅人在1000年前建造了金字塔,位于一个巨大的天然深坑上,他们相信建立在深坑顶部的建筑是宗教信仰的一部分,因为库库尔坎金字塔内有一尊玛雅蛇神,或者认为是有羽毛的蛇,它是玛雅人非常崇拜的蛇神。由于蛇神需要水,因此神殿下方是一个被填满水的深坑,水流的运行由北向南。考古学家通过一种新的探测技术对神殿下方的结构进行研究,发现了深坑的存在,探测器能够探测到岩石结构走向,分辨出水流和岩石的相对位置。

  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地质学家提出了一种观点,认为地下高湿度环境与水流深坑可能对神殿构成威胁,最终导致神殿基础结构损坏。随着时间的推移,水流会冲刷到地下结构的墙壁,导致由石头建造的金字塔下方石壁变薄,最终影响神殿的稳定。当然,库库尔坎金字塔已经在了千年之久,地下高湿度环境也作用的如此长的时间,要想对金字塔结构造成危害,可能还需要数百年的时间,至少在可预见的将来,这座库库尔坎金字塔仍然会非常稳定。

  “库库尔坎”金字塔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早期墨西哥金字塔。它是一座用土筑成的九层圆形祭坛,高29米,周边各宽55米多,周长250米左右,最高一层建有一座6米高的方形坛庙,库库尔坎金字塔高约30 米,四周环绕91 级台阶,加起来一共364级台阶,再加上塔顶的羽蛇神庙,共有365阶,象征了一年中的365 天。台阶的两侧宽达1米的边墙,北边墙下端,有一个带羽毛的大蛇头石刻,蛇头高1.43米,长达1.80米,宽1.07米,蛇嘴里吐出一条大舌头,颇为独特。

  这座古老的建筑,在建造之前,经过了精心的几何设计,它所表达出的精确度和玄妙而充满戏剧性的效果,令后人叹为观止:每年春分和秋分两天的日落时分,北面一组台阶的边墙会在阳光照射下形成弯弯曲曲的七段等腰三角形,连同底部雕刻的蛇头,宛若一条巨蛇从塔顶向大地游动,象征着羽蛇神在春分时苏醒,爬出庙宇。每一次,这个幻象持续整整3 小时22 分,分秒不差。这个神秘景观被称为“光影蛇形”。

  每当“库库尔坎”金字塔出同蛇影奇观的时候,古代玛雅人就欢聚在一起,高歌起舞,庆祝这位羽毛蛇神的降临。

  库库尔坎金字塔,是玛雅人对其掌握的建筑几何知识的绝妙展示,而金字塔旁边的天文台,更是把这种高超的几何和天文知识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没有金属工具、没有大牲畜和轮车的情况下,古代玛雅人却能够开采大量重达数十吨的石头,跋山涉水、一路艰辛地运到目的地,建成一个个雄伟的金字塔。金字塔最高的可达70米,其规模之巨大、施工难度之高,令人吃惊。

  古代玛雅的金字塔和古埃及的金字塔在建筑形式上有着明显的不同。埃及的金字塔的塔顶是尖的,而玛雅金字塔却是平顶,塔体呈方形,底大顶小,层层叠叠,塔顶的台上还建有庙宇;在用途上也不一样:埃及金字塔是法老的陵墓,而玛雅的金字塔除个别外,一般是用来祭祀或观察天象的。除金字塔外,玛雅人还兴建了不少功能性强,技艺高的民用建筑,主要有:房屋(包括庙宇、府邸、民居等)、公共设施(球场、广场、集市等)、基础设施(桥梁、大道、码头、堤坝、护墙等)和水利工程(水渠、水库、水井、梯田)等。

  距今2000多年,诞生了玛雅文明,那时的人们已掌握了高超的天文学知识。这座金字塔由9层晒台组成,登上91级台阶就可以进入最上面的神庙。

  玛雅文明大约发端于公元前1800年,奇琴伊察则始建于公元5世纪,7世纪时占地面积达25平方公里。玛雅人在这里用石头建造了数百座建筑物,这是玛雅文明发展到鼎盛时期的产物。这些建筑不仅高大雄伟,而且雕有精美的装饰纹,显示出古玛雅人高超的建筑艺术水平。

  奇琴伊察的中心建筑是一座耸立于热带丛林空地中的巨大金字塔,名为库库尔坎金字塔。这座金字塔的设计数据都具有天文学上的意义,它的底座呈正方形,它的阶梯朝着正北、正南、正东和正西,四周各有91层台阶,台阶和阶梯平台的数目分别代表了一年的天数和月数。52块有雕刻图案的石板象征着玛雅日历中52年为一轮回年,这些定位显然是经过精心考虑的。

  在库库尔坎金字塔的东面有一座宏伟的四层金字塔上,被称为勇士庙,庙的前面和南面是一大片方形或圆形的石柱,名为“千柱群”,这些石柱过去曾支撑着巨大的宫殿。它的入口处是一个用巨大石头雕成的仰卧人形像,古玛雅人称它“恰克莫尔”神像,它的后面是两个张着大嘴的羽蛇神。环绕着这片中心区方圆几公里内还有很多奇琴伊察旧城的石砌建筑,都是同一时代的遗址。

  蒂卡尔玛雅文明的文化和人口中心之一。这里最早的纪念碑建造于公元前四世纪。城市在玛雅古典时期——大约公元200年到公元850年左右,达到顶峰。

  蒂卡尔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世纪,起先她只是个二流城邦,奉北部城邦米拉多为盟主,蒂卡尔可能从公元二世纪开始奉行与中美洲当时的大国提奥提华坎友好的政策,并取得成功使自己国力大涨,从而成为玛雅世界最强大的城邦之一。

  公元292年,Balam Ajaw(传统上译为“Decorated Jaguar”,被装饰过的美洲虎)继位为蒂卡尔国王,开始了强大的蒂卡尔王朝。在一块刻有他形象的石碑上记录有公元292年7月8日的日期。这个时间也通常被历史学家当作玛雅古典文明的开始之日。

  公元360年,Chak Toh Ich’ak I 美洲虎之爪一世(Jaguar Paw I)为国王之时,蒂卡尔空前强大,“美洲虎之爪一世”的弟弟“吸烟的青蛙”于公元378年1月16日征服邻邦乌夏克吞(Uaxactun),并成为乌夏克吞的君主。

  美洲虎之爪一世以后的蒂卡尔国王叫做Nun Yax Ayin,(King Curl-Nose 蜷鼻王) 是一个来自提奥提华坎的贵族,于379年继位,蜷鼻王虽来自提奥提华坎,但却也是个地道的蒂卡尔国王,保持着蒂卡尔的强大与繁荣。

  公元411年至公元456年,Siyah Chan Kawil II 暴风雨天空二世(Stormy Sky II) 为国王。从美洲虎之爪一世到暴风雨天空二世的一百年间是蒂卡尔历史上第一个强大的时期。

  此后蒂卡尔以北的城邦卡拉克穆尔强大,蒂卡尔出现了一个衰落时期,直到公元7世纪,Hasaw Chan K’awil 阿赫卡王(双月,巧克力领主Double Moon or Lord Chocolate 682年-734年在位),蒂卡尔重新强大,打败卡拉克穆尔,使得蒂卡尔重新成为玛雅中部地区的霸主。以后是Yik’in Chan Kawil 雅克金王(734年-766年在位)和 Yax Nuun Ayiin II 奇坦王(Chitam 768年-790年在位),在这一百年间是蒂卡尔第二次鼎盛时期。蒂卡尔壮丽的遗迹主要也是这三位国王在位期间筑成。

  奇坦王之后,与同一时期其他玛雅城邦一样,蒂卡尔迅速衰落,已知可考的最后一位国王是Jasaw Chan Kawiil II (869年-889年在位) 。

  在这之后,没有建造什么主要的纪念碑。一些宫殿也被焚毁。人们逐渐离开了这座城市。在10世纪末,蒂卡尔被彻底遗弃在丛林中。

  蒂卡尔控制着玛雅低地的中心,经常发生战争。根据碑铭记载,蒂卡尔常和一些玛雅城邦结盟或打仗,包括乌夏克吞(Uaxactun),卡拉阔尔(Caracol),纳兰永(Naranjo)和卡拉克穆尔(Calakmul)。

  考古学家发现玛雅人的建筑用石材大多来至尤卡坦半岛,那里的石灰岩质地较软,完全可以用玄武岩制成的石刀切割。这种石灰岩在地面暴露一段时间之后,就会逐渐变硬。玛雅人先把石头采出,在石头变硬之前完成切割、雕刻工作。

  至于石制工具,英国考古学家诺曼·哈蒙德在库埃罗遗址找到几件匕首状石器,其锋利程度足以刺透胪骨,用这样的工具切割石灰石或稍硬一点的石材,完全是可能的。考古学家在尤卡坦发现了数个采石场,甚至还找到了切割失误而被弃用的石块。

  切割好的石块动辄重达二、三十吨,玛雅人又没有轮车可供使用,他们是怎样把这些庞然大物运到数十乃至上百里外的目的地的呢?考古学家的答案是,玛雅人砍伐硬木,把它们制成各种长度和粗细的圆木,然后把石块放上去,滚动着运到目的地。当然,在当时的道路条件下,要用这种方式完成石块运输工作,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是毫无疑问,这种方法虽然费力但是可行。20世纪70年代,墨西哥考古学家在尤卡坦的科巴遗址发现了通向四方的“白色通道”,总长度超过100英里,路面宽为10到15英尺,表面涂有灰墁,坚固而平滑。这个发现对于“滚木运石”之说显然很有利。

  以库库尔坎金宇塔为例:塔基呈四方形,共分九层,由下而上层层堆叠而又逐渐缩小,就

  像一个玲珑精致而又硕大无比的生日蛋糕。塔的四面共有91级台阶,直达塔顶。四面共364级,再加上塔顶平台,不多不少,365级,这正好是一年的天数。九层塔座的阶梯又分为18个部分,这又正好是玛雅历一年的月数。

  ,他们认为库库尔坎(即带羽毛的蛇)是太阳神的化身。他们在库库尔坎神庙朝北的台阶上,精心雕刻了一条带羽毛的蛇,蛇头张口吐舌,形象逼真,蛇身却藏在阶梯的断面上,只有在每年春分和秋分的下午,太阳冉冉西坠,北墙的光照部分,棱角渐次分明,那些笔直的线条也从上到下,交成了波浪形,仿佛一条飞动的巨蟒自天而降,逶迤游走,似飞似腾,这情景往往使玛雅人激动得如痴如狂。

  1968年,一批科学家试图探测这些金字塔的内部结构,令人费解的是:他们在每天的同一时间,用同一设备,对金字塔内的同一部位进行X射线探测,得到的图形竟无一相同。

  美国人类学家,探险家德奥勃洛维克和记者伐兰汀,对尤卡坦进行考察时,发现有许多地道连通的地下洞穴,地道的结构与金字塔内的通道十分相似。他们拍摄了九张照片。但是,能印出来的只有一张,而且,这一张所拍摄到的也只是一片旋涡形的神秘的白光。

Copyright © 2002-2013 豪迈达旅游攻略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