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拈花湾到嵩山? 拈花湾小镇? 小镇的文化研究

港澳台游记 2019-05-15111未知admin

  当我们采访毛厚德时,他刚结束嵩山小镇的阶段性会议,这是他继拈花湾项目后,打造的第N个小镇。(绿地嵩山小镇项目是绿地集团打造的数十个乡镇项目中的投资最大,规模最大,期望最高的集团一号产品)。可以预期,嵩山小镇的出现,又将把文旅小镇这样的项目类型推向新的发展高度。

  毛厚德告诉我们,拈花湾这类项目之所以取得成功,与找到了正确的切入口有关。“这样的小镇,游客第一次来靠传播,第二次来靠体验,第三次来靠的是文化。”文化才是文旅小镇的切入口,才能带来稳定长久的人口流入,这是一个重要的法则。

  或许在大家看来,拈花湾是禅意的,甚至有人会将它代入具体的年代,用我们常说的“风格”去定义。然而它的创造者毛厚德却认为,拈花湾不需要被固定化的风格所标签,它应该是“无风格”。

  或许大家无法想到,在拈花湾之前,毛厚德参与设计了众多风格迥异的作品,包括迪士尼这样极为复杂,和拈花湾完全不同的项目。“每一个项目都是独立的个体,主观因素和客观条件都不相同,作为建筑师,必须具有独立思考判断项目个性的能力。而所谓的风格,或许就是一种辅助的工具,一种方法,塑造空间的手段而已。

  毛厚德说,如果可以,尝试着把项目当做一个“人”去理解。“寻找唯一性和差异性,才是对项目最好的了解。”以拈花湾小镇为例,在项目开建之前早已有了乌镇、周庄这样的水乡小镇珠玉在前,而项目进行中,在不远处的上海,也正在建设汇聚了全球目光的迪士尼项目。“当时如果思维僵化或是被风格束缚,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再造传统的江南小镇,那么这无疑是不可取的。我们在长时间的研究分析之后发现,生活禅或许是这个项目,这个‘人’独一无二的性格”。

  何谓“禅”?它不应该只是被雕刻在石头上,供人参观的旅游景点,更不应该是由建筑师阐述的,而应该由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切身感受到的一种氛围。毛厚德说,自己参悟了许久,希望能用拈花湾的“生活禅”,使大家感受到一种“心静”。“我希望用拈花湾的建筑,甚至是其中的一花一草,传递我所理解的‘生活禅’,只有这样,走入其中的人才能被触动”。果不其然,据说当年拈花湾的样板房刚做好,有个参观者仅花了二十秒的时间就一掷千金购买了它,理由很神奇也很简单“这里能让人感到心静”。

  好的建筑,本质并不在于使用了多高级多现代的建筑设施,甚至不在于建筑师施展了多少技法,而在于是否能够将建筑回归到生活的本质,体现所提倡的一种生活态度。“拈花湾是一种尝试,是我所理解的文旅的1.0版本,而我希望之后大家能见证它的2.0版本的实现”。

  在拈花湾项目出现之前,只要提到“禅”大家你都会联想到日本。确实日本枯山水的表达让全世界都认识了“禅”,但这种认识是片面的。有人推崇日本“禅”,用条条框框限制对于禅的理解;有人却因为日本而回避“禅”。毛厚德说,“这其实就是用固有片面的思维限制了自己,禅原本就来自中国,与其用狭隘的目光去看待它,理解它,我觉得更应该回归本质,用一种更开放包容自由的态度去诠释禅。

  ”如果你现在走进拈花湾,确实可以感受到同而不同的禅意,一方面它能让你心静,另外一方面它和传统的受到拘束的禅文化相比,多了自由和随意。“谁说禅就要传统就要日本,我要用自己的项目告诉全世界,禅是中国的,禅是现代的,禅也是具有生活气息的。拈花湾小镇”当我们用拈花湾和日本的禅作对比的时候,确实也从中感受到了奔放和随意。

  让建筑回归本质,让生活回归本质,让禅回归本质,这是毛厚德希望通过项目传递给所有人的信息。而他最终想要做的,是让文化回归生活,让传统文化接轨现代生活。作为中国文旅界的代表人物,毛厚德希望能够“用每一个细节传递文化,用建筑代替言语,描绘中华文化的精粹。让文化从虚无缥缈的符号,转化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甚至可以成为一种社会现象。”这应该也可以从一个侧面推动中国文化的发展。

  用“生活禅”的拈花湾打开了文化旅游的窗口,接下去毛厚德希望给大家呈现一个更富有“江湖”气息的嵩山小镇。这个小镇将以江湖为“文化背景”,以文化旅游、主题客栈、休闲度假集合体为承载,拈花湾小镇展现文旅小镇的2.0版本的形态和内核。

  “用文化去创造全新的,未来的旅游模式”这是毛厚德应对文化旅游项目的首要观点。他告诉我们,应该正确理解文化的作用。“旅游”其实只是距离、地点和资源的一个组合。而真正串联这些资源,使其运转起来的是“文化”这根主动脉。正确理解文化,演绎文化,你甚至可以用文化去创造、运营出新的商业综合体,旅游综合体。

  “我们就想用江湖文化,在登封,创造出既有旅游指标又有生活内涵甚至还有现实意义的旅游目的地”。

  毛厚德的计划中,嵩山小镇将完全还原并展现各种江湖文化,在轻松自在的旅游环境中,唤起人们内心对江湖世界的憧憬。“江湖文化”将“激活”或者说“”一个新的旅游目的地。

  好的文化传播不应该是固化口号式的,它应该是深入人心,易于相传的。或许没有什么比“故事”更符合文化传播的。毛厚德希望未来的嵩山小镇,可以用一个个生动的故事,富有文化内核的故事,串联起小镇的运营,担当起文化“布道者”的角色。每一个客栈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这故事来源于历史人物,来源于江湖文化,并不是独立存在。

  “我把这些客栈比喻为教堂,有意识形态而无宗教色彩,完全是基于中国文化的演绎”。

  或许你会疑问,这样的文旅小镇对于现实的意义在何处?毛厚德说,希望文旅小镇能够成为现实生活一个退守的独立空间。在这里,你可以避世,沉静下来,在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环境用高于日常生活的高度来审视自己生活的状态。在这里你也可以什么都不做,纯粹放松自己,然后用积攒到的力量,重返“现世”投入工作。

  既然深入文化,那么绝不是简单复制就能达到成功的。它需要具有独一无二的主题和完全的排他性来充分阐述所有表达的文化理念。所以这就需要建筑师乃至整个行业多年的思考、打磨和沉淀,才能做出一个具有成功潜质的产品。

  作为拈花湾的升级版,嵩山小镇除了挖掘生活的态度,同时也要创造一种精神的追求。这种追求,基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所以建筑师需要拿捏把握一定的分寸,这也是项目操作的难点。“在塑造精神核心要素的时候,你既要遵循现有主题和文化所传达的生活理念,同时你又要在这里创造一种文化和自我内心的共鸣,这其实非常难。”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或许这就是专家和大家的区别。

  “我们的每一个项目,会遵循客户的真实需求,重塑用户的真实体验,同时兼具文化传达的高度,否则,我认为就是没有意义的。尽管创造了众多网红级小镇,我相信未来,我们仍旧会保持自己的初心,用开放不受固化的心态,为社会创造价值。”

  【73-2-1】翘楚:原指高出杂树丛的荆树,后来用来比喻杰出的人才或事物。

  【73-2-2】风格:风格是艺术概念,艺术作品在整体上呈现的有代表性的面貌。风格不同于一般的艺术特色,通过艺术品所表现出来的相对稳定、内在、反映时代、民族或艺术家的思想、审美等的内在特性。本质在于是艺术家对审美独特鲜明的表现,有着无限的丰富性。

  我是中国地震局地壳应力研究所研究员申旭辉,防震减灾有哪些新科技,问吧!

  我曾担任北大交响乐团团长,关于长笛演奏和儿童音乐启蒙,问我吧!

  我是中国地震局地壳应力研究所研究员申旭辉,防震减灾有哪些新科技,问吧!

  我曾担任北大交响乐团团长,关于长笛演奏和儿童音乐启蒙,问我吧!

  我是中国地震局地壳应力研究所研究员申旭辉,防震减灾有哪些新科技,问吧!

Copyright © 2002-2013 豪迈达旅游攻略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